2022 年 6 月 23 日

君君和俊俊臉上也充滿了幸福「那時候爸比最酷了。」

褚逸辰手指抵著太陽穴,面對孩子們幸福的笑容,他腦子還是一片空白。

讓他心裏煩躁,冒火,他真的什麼都記不得了。

李安安知道他想什麼說「爸比不太記得了,你們在車上講給他聽好不好?」

「好!」

三個孩子高興爬上車。

褚逸辰去看李安安。

「如果我一輩子想不起來怎麼辦?」

她會不會以為他不愛她。

李安安一笑「沒事,我們可以重新有記憶,就像現在,雖然過去的記憶你沒有了,但我和孩子都會記得發生的點點滴滴,所以那些美好的記憶沒有消失,它一直都在。」

褚逸辰唇邊露出笑容,竟然有點吃之前自己的醋。

「那個我下午有點事,所以從植物園回來后,你和孩子先回去好不好?」

褚逸辰不太高興「你不是答應過孩子,陪着他們?」

「是臨時的事,放心很快回來了。」

褚逸辰目光落在她的手上「不行,你下午還要換紗布。」

李安安「沒事,晚上讓醫生過來換,好不好?」

褚逸辰沉默,感覺自己正被她打一巴掌給一顆糖,而她撒嬌的樣子,自己竟然無法拒絕。

「好,早去早回。」

「嗯,放心我一定早早回來。」

得到褚逸辰的同意,李安安高興,一下午的時間湊齊五百萬美金,還要安排一下,省得孟成玩花招。

車裏孩子們嘰嘰喳喳的和褚逸辰講之前去過恐龍博物館的事。

而李安安一直出神。

褚逸辰一邊聽三個孩子講話,一邊看李安安的臉色,發現她完全在走神,神色晦暗。

車子到了植物園,一家五口進去,裏面的空氣清新,綠樹成蔭,花香四溢。

三個孩子很興奮。

「媽咪這花花好漂亮。」

「這棵大樹也好看。」

三個孩子被周圍的景色吸引,滿臉高興。

「媽咪,這裏有蝴蝶,真的有蝴蝶了,好大個。」

寶寶驚喜的尖叫。

她剛才差一點就抓住了。

「嗯,我們往裏走,會有更多漂亮的植物和蝴蝶哦。」

李安安心情放鬆,她朝着褚逸辰看去,卻發現他在看自己。

她緊張「我臉上有什麼嗎?」

褚逸辰「沒有,只是覺得你很美。」

李安安把頭偏向一邊,悄悄照鏡子,見自己臉上沒髒東西,露出笑容。

「我原本就好看。」

從小到大很多人誇她好看,不過還是褚逸辰說得最動聽。

褚逸辰見她驕傲的樣子,低笑。

算是明白女兒臭美的個性哪裏來的了,如出一轍。

偷香 之後他們沒再討論這個話題,一位地仙的隕落不免讓兩人心中蒙上一層陰影。

白瑧一直相信憑初玉的實力,只要不作死就一定會飛升。

她自己一路進階順利,也沒覺得進階有多難。

可當她真真切切地聽到一位地仙化虛,心中難免沉重。

能成為地仙,昔日無疑是一方叱吒風雲的強者,活着的時候翻手為雲覆手為雨,一舉一動都影響着修真界。

可他死的時候呢,無聲無息的,連死在哪的都不知道,甚至修真界都不知道他已經化虛了!

不飛升,便是地仙也超脫不了生死桎梏。

還是要努力修鍊,保住小命是正理!

聽到白瑧的小聲嘀咕,初玉楞了一下,再次點頭,「師妹說得不錯!」

雖然這話說得沒骨氣了些,質樸了些,但道理大約沒錯,只有保住自己的命,才能談其它。

白瑧面上有一瞬的空白,隨即反應過來,咬住唇瓣,心下小人已開始扇起嘴巴子,讓你管不住嘴!

此時又有另一個小人委委屈屈地低聲抗辯,是那景福仙人化虛的消息太過驚人,她才一時大意了。

白瑧……抖了抖腦袋,想將裏面的水倒出來,如今大家都知道她怕死了!

眼見到了自己門口,白瑧突然想到她是被那什麼老祖抓去的,不過幸好當時她已經準備好隨時出門,牌子帶在身上。

她整袋開們,就聽到旁邊響起兩道開門聲,她扭頭看去,正和胡菲菲對個正著。

「阿瑧你回來了,我……」

餘光瞄到白瑧身後之人,胡菲菲頓時住嘴,面上揚起得體的微笑,拱手行了一禮,「見過名玉真人!晚輩還有事,就不打擾你們了!」

禮畢,她秀眉微挑,給白瑧使了個眼色,便匆匆關上門。

兩人身後的另一扇門,剛剛打開一條縫隙又悄悄關上。

白瑧扁了扁嘴,她現在還有事相求,否則還真不用初玉師兄送,她又不是沒長腿!

初玉見自家師妹直接開門,知道是有事要與他說,想到之前師妹的試驗,心下略有些猜測。

兩人進屋,白瑧坐到蒲團上,才想起她之前差點忘了問的問題,她做賊似的關上陣法,小聲問初玉,「師兄,那個老祖是哪位?」

雖然做事不甚靠譜,但周身氣息有些奇異,清透、親切,雖然他並未釋放威壓,但白瑧能感受到隱隱的壓力。

初玉向一旁拱了拱手,「是地仙老祖!」

白瑧小嘴張成圓形,剛剛她看見了一個地仙,都沒看仔細,也不知地仙和修士什麼地方不一樣。

她驚訝了一會,便便閉上嘴,將這事拋開,還是她自己的事最重要。

察覺到初玉正在看她,她捻了捻指頭,思忖著說辭,隨即想到初玉本人也需要,她掏出拆得沒剩多少的絡子放在兩個蒲團之間,清了清嗓道:「是這樣的,我想布一個可以隨身攜帶的聚靈陣,就像這絡子一樣,最好是帽子之類,能將全身罩住的,還請師兄幫忙。」

初玉眸光閃了閃,若是能隨身攜帶,那便是無時無刻都在修鍊了,而且戰鬥之時,身周靈氣充沛,的確是個好主意。

而且如今也有條件,他撫了撫須,認真考慮起來,若是隨身攜帶,的確是上下最為妥當,鞋子?融石太過脆弱,戰鬥不便!

還是頭上比較穩妥,其實香球也不錯,但融石可能會變形。

「可以!」

見他應下,白瑧掏出一張陣圖,指著其中的陣眼道:「還請師兄幫忙多雕刻幾個靈石符。」

這陣圖她就是當初給小白源院子佈置的那個,可以用符籙激活,如今有了靈石符,簡直不要太方便。

靈石靈材都省了!

而且,雖然單個靈石的個頭不算太大,但五個加起來絕對不小,她可不想腦袋上頂着五塊靈石出門招搖。

初玉眸光落在陣圖上,與陣盤的陣圖區別很大,他大致看得懂,這是消耗靈符的布法。

他略一沉吟,淡淡提議,「無屬性靈石甚是珍貴,雖然從今年開始,在門派內可以兌換,但也是有限額的。

不如還用以前的陣法,可以尋一些靈力充沛的靈材來激活。」

白瑧眨了眨眼,中品無屬性靈石是玲瓏的口糧,下品的她到是還有不少,不過初玉說得在理,這種不可再生資源,用一塊少一塊。

不過門派可以兌換?她都沒有留意到!

「門派是怎麼換的?」

聽她詢問,初玉斂眉,前兩年他可是用五百中品靈石換了師妹一百無屬性中品靈石,可如今的比例,估計師妹該肉疼了。

他也沒打算隱瞞,掀了掀眼皮,似是不甚在意道:「一百貢獻點換一塊下品。」

師妹若是實在受不住,他也不會還的!

吃點教訓才能長記性,下次跟別人換東西時就不敢隨便換了。

白瑧點點頭,一百換一塊,這相當貴了!

嗯?她突然反應過來,不是一百塊靈石換一塊無屬性,而是一百貢獻點,一百貢獻點最便宜也值一萬靈石,也就是說一塊上品靈石換一塊下品無屬性靈石?

她望向初玉,那眼神真是一眼難盡,前年借了初玉五塊上品靈石,還了一百中品無屬性靈石,也就是一萬下品,她這是虧了九千九百九十五塊?

倒抽了口涼氣,不行了!不行了!她怕是要心肌梗塞!

她倒是沒想要將靈石要回來,無屬性靈石漲價她也不能預料,她只是覺得自己時運不太好,若是炒期貨,得虧得傾家蕩產……

哎,可惜她爹還沒看到她送的傳訊玉符,她爹那還有一些極品靈石,若是直接用了,那真是虧得心肝都疼了!

指甲飛快的刮著指頭,暗道還有人買石油不禁本賠光了,連家底都被挖走了,她這已經算好的了,丟的只是本錢!

不心疼不心疼,這不是又賺了二十五萬貢獻點,能換二十五塊中品呢!

不行,心更慌了!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,她想哭……

不能想,都不想看見初玉這張臉了,淡定淡定,沒什麼的!

她可是靈石符的發明人,以後還有源源不斷的貢獻點湧向她。

自欺欺人的結果,是心情果然好了些,她扯出個不太美麗的笑容,對初玉道:「靈材方面我不太了解,就按師兄的意思!」

初玉沒推辭,本就是他賺了便宜,一點靈材而已。

「我會多做一些,到時候還請師妹幫忙畫符!」

白瑧點點頭,沒理由拒絕,本就是請別人幫忙的,付報酬應該的,好在不用掏靈石,沒那麼心疼。

初玉看了一眼一臉苦相的師妹,有一句話他沒說,他猜測,無屬性靈石的兌換比例可能還會調高。

眼下她心情不好,還是不刺激她了!

至於她自己發現之後,嗯,師妹就是見識得少,才會考慮不周全,這必須得改!

。 少頃,天罡雷聖終於鬆了口氣,望著依舊昏迷,但臉色漸漸好轉的倪沌搖了搖頭,嘆道:「真是胡鬧!」

隨即,他來到秦楓身前,仔細打量了下,見其已經可以再度催發春靈體,為自己治療,才真的放下心來。

秦楓似有所覺,睜開眼,就欲起身拜見,卻被天罡雷聖制止。

「你的傷勢頗為嚴重,不必多禮了。」天罡雷聖說道。

「多謝聖者。」秦楓說道,對於靈聖保持著一絲尊敬。

「你叫秦楓?很不錯,體內擁有著多種力量,卻是能夠很好地融合運用,前途不可限量。」天罡雷聖說道,露出讚許之意。

「聖者謬讚。」秦楓謙虛道。

「好好養傷,希望你能在個人賽中取得好成績。」天罡雷聖點了點頭,隨即,起身而走,朝包廂而去。

秦楓瞥了眼,沒有太在意,繼續閉眼治療,雖然對靈聖尊重,但也不會太過盲目崇拜,畢竟他有著自信,日後也將成聖,前往九重天!

不過,他也頗為心悸,之前倪沌的最後一招著實可怕,若非他手段頗多,又有著春靈體相助,恐怕不死也要退層皮。

但倪沌也不好受,這一招對其傷害可謂極大,那黑洞可是她的靈體,如今一自爆,不僅重傷,想要恢復更是需要段時間,在之後的個人賽中恐怕會有些影響。

此時,明月仙子已是宣布了結果:「此戰,天靈戰隊獲勝!」

聞言,還處於震驚之中的觀眾們都是一片嘩然,而天靈戰隊那邊則是爆發出一陣歡呼。

贏了!秦楓贏了!

戰勝了強大無匹的倪沌,給予天靈戰隊贏來了真正的希望!

只不過,秦楓也受了重傷,暫時不宜動彈,就在原地治療著,沒人打擾。

明月仙子繼續說道:「五場戰罷,聖靈戰隊與天靈戰隊目前為平手,將加賽一場,以此決出勝負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