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 年 6 月 11 日

秦風和青龍站在走廊,秦風怕驚擾屋裏睡着的允兒,輕聲問道:「神策營,可有傷亡?」

「沒有。」青龍搖了搖頭:「回天策大人,神策營輕傷十二人,此次行動無重傷無犧牲,圓滿成功!」

秦風微微頷首示意:「白虎呢?」

「白虎在樓下等您,結果我剛回個頭的功夫,就睡著了……」青龍替白虎有些拘謹。

秦風可以理解。

白虎已經守了一天一夜,昨夜又在凌晨一兩點的功夫經歷了一場酣戰,也是累的厲害。

「今天該是誰巡邏,派人交接一下吧。」秦風叮囑道。

青龍說到:「麒麟已經去了。」

兩人正在說話的功夫,神策營的一名將士,就在此時打斷了二人的談話。

「天策大人,有客人來訪。」

「客人?」

秦風皺了皺眉,誰會在這個時候,拜訪天策住處?

只怕來者不善!

看見秦風有些難看的臉色,那名將士立刻解釋道:「是最近搬來的新鄰居,說是要拜訪一下鄰里,就一個女人,您看……」

秦風抿了抿唇,剛想說不見,林允兒卻揉揉眼睛,從房間里走了出來。

剛才青龍和秦風,在房間里談話的聲音,已經驚動了林允兒。

只是當時林允兒睡意正濃,沒聽清兩人說什麼,現在林允兒終於掙扎著醒了,一抬頭不見秦風,就趕緊出門找了。

「秦風……怎麼了嗎?」

「沒什麼。」秦風看着一臉睏倦的林允兒,心中升起幾分愧疚:「有個新鄰居要拜訪,我覺得現在,時間特殊……」

「新鄰居?」

林允兒的雙眼一下子睜大了:「來拜訪我們嗎?」

秦風的話語頓了頓。

他突然想起來,林允兒自從和趙雅蘭搬到這裏之後,就少有和外界來往。

因為自己把別墅,防守的太過嚴密,鄰居對這裏都是敬而遠之。

六十六號別墅,幾乎成為了星河灣別墅區的禁區。

他不在的日子裏,林允兒應該很寂寞吧。

看看林允兒現在的反應,一下子就從睏倦,變成了滿滿的期待和欣喜。

秦風心中愈發愧疚。

或許……不應該太過畏手畏腳,只是一個鄰居而已,應該沒什麼的吧?

何況,那麼多神策營將士在,出不了什麼意外的。

林允兒也應該有自己正常而且健康的社交活動,而不是像過去的一段日子一樣,生活的全部,都圍着他打轉。

「允兒想見見嗎?」秦風摸了摸林允兒的頭髮,問道。

林允兒興奮地點了點頭。

秦風抿了抿唇,最後艱難地下了一個決定:「好。」

然後,秦風轉過頭來,對那名來報的將士說道:「邀請新鄰居進來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沒多一會,將士就領了一個皮膚黝黑的女子進來。

她穿着清爽的一身T恤長褲,馬尾高扎,手上端著一個餐盤,上面放着一些小蛋糕。

正是舞娘。

秦風有一瞬間的恍惚,覺得眼前的女子,一身皮膚黝黑,面孔精緻頗具異域風情的特徵有些熟悉,卻怎麼也對不上號。

女子笑意盈盈,朝站在門口的秦風和林允兒,走了過來:「你們好,我是前幾天搬進來的新鄰居,前段日子在收拾別墅,所以沒時間拜訪。不會怪罪我吧?」

「不會不會!」

林允兒一步走上前,熱情地笑道:「您能來拜訪,我們就已經很高興了!」

女子自來熟的往屋裏走去,把手裏的餐盤放在別墅的茶几上,道:「這是我烤的一點小麵包,來得早不如來得巧,我看二位也剛醒,不介意我留下來,一起用個早飯吧?」

秦風皺了皺眉,當下覺得不妥,想要拒絕。

可林允兒的嘴巴先快了一步,她的確是很久很久,沒有和外人一起吃過飯聊過天了。

尤其是一個看上去漂亮又賢惠的女人,林允兒第一眼就對她很有好感。

「當然不介意!我熱一點牛奶就好!」

林允兒笑着說道,拿起茶几上的小蛋糕,走向廚房。

林允兒都這麼說了,秦風也不好再說什麼。

「我來幫您。」

女子笑眯眯,跟着林允兒走了進去。

秦風在原地怔了一會,沒想明白事情是怎麼發展的這麼快的。

來不及細想,秦風只是本能的覺得,今天早上突然來訪的女鄰居不對勁。

無論是拜訪的時間,還是應該有的禮貌性疏遠。

都太不對勁了!

秦風下意識地抬腿跟了上去。

結果一進廚房,就看到差點讓心臟從嗓子裏,跳出來的一幕!

那個女人,手中拿着一把刀,對着林允兒的後背,但林允兒無知無覺,甚至嘴角還掛着一抹淡淡的微笑!

「你在幹什麼?!」

秦風心中大驚,下意識一聲暴喝。

林允兒也驚呼了一聲。

秦風直接就沖了上去,一把奪下了那女子手中的尖刀,怒斥道:「你什麼意思?!」

而那女子,卻是一臉的不慌不忙。

「我什麼意思,您不妨問問允兒小姐。」

林允兒看見秦風衝上來奪刀,心裏猜出了個七八分,趕緊安撫秦風:「秦風!這是鄔小姐想要看看咱們家的廚具,你怎麼了,別這麼激動。」

說罷,林允兒還朝那名女子,也就是所謂的鄔小姐,抱歉地笑了笑。

「不好意思呀,嚇到你了吧?他有些太緊張了。」

「沒什麼。」

換做一般的女子,被秦風如此嚴厲的呵斥,早就嚇的六神無主了。

可鄔小姐卻只是無所謂地笑了笑:「允兒,你的丈夫很關心你嘛!做個飯的工夫,都不放心。」

林允兒的臉,一下子就被丈夫兩個字,弄得通紅。

但她也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紅著臉說了一句:「您見笑了。」

。 悲催啊!要是知道這樣,它還不如像上次去豫州那樣,落在男主子的肩膀上,一路同行,省了多少麻煩。

雖然有時候會被男主子當成信鴿使喚一下,也比現在追到吐鳥血強。

而地面上,正在疾馳的什方逸臨,隱隱聽到身後的半空中傳來幾聲急促的烏星鳥叫聲,心頭一跳。

猛的轉頭,卻見漆黑的半空中空無一物。

這次外出,顏幽幽並沒有說讓小黑與他同行,想來,應該是其它的烏星鳥。

這樣想着,什方逸臨回頭,繼續馳騁在曠野上。

一個時辰之後,哐當一聲,諦聽局分支的大門轟然倒下,屋裏呼啦啦有人跳出,個個手持刀劍,橫眉立目。

「來者何人,敢來諦聽局鬧事。」

北溟看向自家主子,什方逸臨點點頭,北溟上前。

「中皇朝——逸王。」

「哼,我當誰呢。」

一個瘦高個上前,滿臉不屑。

什方逸臨眼底閃過一絲嗜血的光芒,身形晃動間,已經伸手掐住了瘦高個的脖子。

「敢賣本王的消息,當真是不想活了。」

手下用力,瘦高個臉色已經絳紫。

「今日,本王就毀了你的諦聽局。」

「逸王爺……你別太過分,我諦聽局也不是好惹的,唰!啊!」

身後開口之人還未說完話,劍鋒閃過,早已經人頭落了地。

「是-嗎?」什方逸臨聲音冷哼。

「砰……」一聲慘叫,又一人重重跌倒在地。

沒有人看到什方逸臨是怎麼樣出手的,眼睛竟然跟不上他的動作。

「魅影。」什方逸臨看向屋裏,眼中寒芒閃過。

「是」魅影飛身進屋。

「主子,屋內沒人。」

「好」又是一抹邪笑。

「人呢?」他緊緊掐著那個瘦高個的脖子。

「不-知-道。」

瘦高個沒想到,他還沒來得及走,便要命喪於此了。

另一邊,打入諦聽局內部的人,已經給昆吾孝君遞出了消息。

「閣主,他們逃了,剛走不遠。」

什方逸臨轉頭,目光森然。

「你和管莫帶着人去追,斬草除根,一個不留。」

「好,我明白。」

昆吾孝君和管莫翻身上馬,領着一隊人馬直直沒入黑夜中。

「北溟。」

什方逸臨把瘦高個一腳踹翻在地上。

北溟眼疾手快,上前一腳踩在瘦高個的胸口處。

「仔細瞧著,瞧着我家王爺是怎樣毀了你這個諦聽局分支的,膽敢在中皇朝邊境開設分支,我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。」

北溟腳下運功內力,只聽咔嚓一聲。

瘦高個的肋骨,直接被他踩斷了一根。

「啊!」

瘦高個疼的整張臉都皺在了一起,牙齒上下打顫,渾身顫抖不已。

正在這時,只聽轟隆隆……一聲巨響。

原本還屹立在眼前的二層樓高的房屋,伴隨着一陣塵霧飛揚,中皇朝邊境,諦聽局分支頃刻間化成一縷灰塵,轟然倒塌。

倒在地上的瘦高個已經愕然。

「那.那是什麼?」

什麼東西如此強悍,竟然連堅不可摧的房屋,都在眨眼間毀於一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