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 年 5 月 10 日

以前,不管是對誰,魯班都是那種愛答不理。從來都是別人感謝他,還真沒有聽說他對誰說過謝字。

就在剛剛,北斗星君就是取來了一些天藍石,魯班竟然對他說了謝字。

果然……

魯班上仙不太正常。

「魯班上仙……」

「嗯?」

「您……是不是無極仙尊給您的壓力太大了?」北斗星君撓了撓肩膀,又抓了抓臉,「真不用多想,無極仙尊我有接觸胡,其實仙尊很友善。」

「我知道啊。」魯班道。

「他不至於為了一點小事,就去麻煩天道老爺,這點你放心就好了。」

「我知道啊。」

「呃……你認無極仙尊為父這件事,我也不會對外說的。」

「誒,這可不行!」魯班話鋒驟然一變,瞪着眼睛脖子伸的老長,單手掐腰道,「無極仙尊是我爹這件事,不需要遮掩。我說了,這個爹我是認定了。」

「啊!」

北斗星君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「對了,還得麻煩你再給我取來一些月光石、星辰石、赤炎石,這些都是你們北斗星系有的煉器材料,你幫我多取來一些。」魯班輕聲低語道,「我也不白用你的材料,你不是一直想讓我替你鍛造一件靈魂寶器么,我這段時間就給你做出來。」

「當真!」

北斗星君頓時愣住,眼中堆滿了難以置信。

說實話……

他會對魯班如此客氣,有一部分原因是他的身份,乃仙域匠神,擁有着通天徹地的鍛造技術。

其次,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,他其實一直都想拜託魯班替他鍛造一件靈魂寶器。

靈魂寶器。

顧名思義,就是能夠保護靈魂的防禦寶器。

不管是人、妖、魔、仙,靈魂都是最為脆弱。若是靈魂層面不加以保護,靈魂被奴役成了對方的傀儡,就算是再有怎樣通天徹地的實力也無濟於事。

北斗星君不缺兵器、法寶。

唯獨缺一件靈魂寶器。

然而,在仙域中靈魂寶器的數量屈指可數,相當稀少。就算是老君閣中都沒有任何靈魂寶器售賣,而且整個仙域中能夠鍛造靈魂寶器的也唯獨魯班這獨一家。

他天天伺候魯班就像是伺候祖宗似的,為的不就是這一瞬間。

啥情況啊?!

北斗星君內心激動難掩,但還是不禁心中自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。當時他拜託魯班替他鍛造靈魂寶器時,他給出了極高的費用。

足足五十億!

饒是如此,魯班依舊以太費精力為由拒絕。

沒錯……

是很明確的拒絕,都不是搪塞。

之後他又以珍惜材料為代價,魯班給出的答覆依舊沒有任何變化。他都已經準備放棄了,但還是交好魯班,想着有朝一日魯班能夠被他的赤誠打動,沒想到這一日來的竟然如此之快。

難道說,就因為他親自替魯班去取天藍石,觸動到了魯班內心的柔軟?

「怎麼不說話?難道你不想要了?」魯班低語。

「要要要,怎麼能不要呢?」北斗星君慌忙開口道,「魯班上仙,我現在就將材料給你么?」

「給我吧。」

魯班不置可否道。

「多給我幾份,靈魂寶器鍛造難度系數極高,失敗的幾率很大。」

其實魯班說得這番話半真半假。

真,是靈魂寶器鍛造確實難度系數極高。假,是對他而言,其實難度系數並沒有高的那麼離譜。

他之所以多要幾份,是想着給趙信也煉製一件靈魂寶器。

從天道老爺那裏嘗到了甜頭。

魯班當然想再得點好處,說不定到時候他將靈魂寶器交到趙信手裏時,天道老爺一高興,再賞他一片金蓮葉。

一點點的,他說不定到最後也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大道金蓮。

「這點我明白。」北斗星君揮手間,桌面上就多出一大堆各種各樣閃爍著光彩的材料,「這是大概五份的數量,夠么?」

「差不多吧。」

魯班沉吟了半晌。

「這材料我就先收下,還有我需要的那幾份材料也儘快交給我。」

「沒問題。」北斗星君拍著胸口,「我辦事兒,您放心,您說的那些材料我會讓人儘快去收羅,半日之日必將送往您的住處。」

「如此,甚好。」

魯班微微拱手,就哈哈大笑着從星君府中離去。北斗星君就站在涼亭前朝着魯班上仙揮手,心裏也甭提多高興了。

「魯班上仙,瘋的好啊!」

北斗星君咧嘴一笑,被無極仙尊嚇唬了一下直接轉性,把他朝思暮想的靈魂寶器都給安排了。

「真不愧是無極仙尊,以後一定要抱緊無極仙尊的大腿。」

輕聲嘀咕著,北斗星君目光瞬間一變。

「貪狼!」

「哥!」貪狼星君突兀地從宅院中出現,北斗星君凝眸道,「帶兩千人,去咱們星域內收集月光石、赤炎石、星辰石,數量越多越好,交到我的府上。」

「魯班上仙要煉器?」

「嗯!」

「害,那還用麻煩您嘛,我直接讓人送過去就是了!」

「不!」

北斗星君義正言辭道。

「我要親自交到魯班上仙的手裏,親自!」 喬絨想到那天,韓曉田送給她的那條非常貴重又漂亮的裙子,說讓她到時候穿上。她覺得很貴重,這種裙子,單單說上面的碎鑽,沒有幾十萬下不來。

但是韓曉田堅持讓她帶回去,後來她去問郭珍寶了,這樣珍貴的禮物要不要退回去,但是郭珍寶卻說沒關係,既然是為她量身定製的,她不穿就浪費了,到時候他們家也會給秦家回禮的,所以她也就收下了。

但是她心裏還是有點鬱悶,大概覺得這種貴重的東西,她沒辦法這樣心安理得的收下吧。

秦醉見喬絨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,不禁很傷心,為什麼絨絨跟他在一起總是走神呢,他就真的對她來說,沒有吸引力嗎?還讓他去找個女朋友,這可真是傷他的心啊。

他才不要隨便找個女朋友,跟喬絨接觸這麼久,他覺得,她就是他理想中的妻子的模樣。

另一邊,沈宴時得知秦家跟沈家過兩天有個合作以後,他也從北城飛來黎城了,身邊還帶着一個宋冉冉。

他從宋冉冉這邊,得知了喬絨變化這樣大的真相,還真是匪夷所思啊!

一個重生的人?有點意思。

雖然這個解釋過於玄幻,但是,也是目前最合情合理的解釋了。

否則,怎麼說喬絨從一個學渣變成學霸,從一個花痴,變得那樣清醒。

甚至於還早早的對他產生警惕的心思,跟他鬥智斗勇的。

當然也有很多解釋不通的地方,比如既然她只是重生,那上輩子在高三畢業那年她就死了,又如何認識他?

而且她死之前,也不過是一個成績不好,性格不好的校霸,又如何死過一次以後就進步飛速。

哎呀,這些問題想想就覺得有趣,讓他恨不得將她抓起來,仔細拷問一通。

入住進了酒店裏,沈宴時給傅北峻發了一條短訊:「北峻,你真的想好了嗎?」

他還是不希望就這樣失去傅北峻,畢竟,他是他的得力助手。

整個產品的研發以及上市過程,都是傅北峻一手把控的。

這樣的天才,他不希望去了他的對家。

但是,在放棄他,跟自己復仇這方面,沈宴時覺得,自己還是會選擇後者。

他忽然想到了傅北峻跟他說的話,他們都有自己要守護的東西。

傅北峻要守護的,就是喬絨么?所以他們有一天會變成敵人?

還真是可笑,宋冉冉也說了,傅北峻可以成為一個大佬,也是因為他一開始對他的栽培啊。

沒有他,他什麼都不是。

為了一個女人,賭上自己的前途,沈宴時覺得傅北峻簡直就是瘋了。

傅北峻看到了沈宴時發來的短訊,他回復:「想好了。」

如果是一年前的他,肯定也會覺得自己瘋了吧,無利不起早的他,竟然為了一個女孩,放棄自己的前程。

但現在,當他發現,這個人成為他生命中無法割捨的唯一時,他就知道,自己無法放下她了,哪怕,前程毀滅,前路渺茫,他也在所不辭。

沈宴時看到傅北峻的回復,多少覺得可惜,

確實是很可惜,下一次見面,他們只怕就是敵人了吧。

他要保護著喬絨,但是,他卻要喬家為他父親陪葬。

想到這裏,沈宴時又忍不住想笑傅北峻的天真。

果然,他雖然很聰明,可是,他的圈子就擺在那裏,註定無法知道那些內幕消息。

想到這裏,沈宴時說:「行,你也幫了我很多,我送你一份禮物吧。」

過兩天,他不知道傅北峻能不能笑出來。

很快就到了初六,很多人都開工了,這一天,也是秦家跟喬家正式宣佈合作的日子。

他們選擇晚上在秦家旗下的酒店舉辦,來參加晚宴的,都是黎城有頭有臉的人物,這樣的晚宴,很多長輩都帶着家裏的孩子出席。

除此以外,還有其他跟秦家有合作關係的人蒞臨。

喬絨一家出現時,大廳裏面已經很多人了。

她就穿着韓曉田送給她的那一件晚禮服。

當時她覺得誇張,但是走到這樣的會場里,發現還有很多女人穿的比她的更加誇張。

她的算是中規中矩,並且別具一格了。

在水晶燈的照射下,她的裙子閃閃發光的,襯的她整個人都像是在發光一樣。

一出現,就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力。

有些熱衷打扮的富家千金就已經開始竊竊私語了:「喬絨這裙子,不是法國那個設計師設計的么?」

「是啊,我聽說全球僅此一件,怎麼就穿在她身上了?」

「我聽說,秦家挺喜歡喬絨的,說不定藉此機會,宣佈她是他們未來的兒媳婦呢。」

……

她們說話,喬絨沒有聽見。

此時她正被蘇小糖拉住,蘇小糖一臉興奮地看着喬絨身上的打扮:「絨絨,你今天實在是太漂亮,太純潔了,天啊,你好像一個仙女!」

喬絨對她笑了笑,其實她剛剛弄完造型以後,也被自己的樣子驚艷到了。

造型師特意根據她禮服的風格給她設計了一個髮型,他將她的黑髮全部都挽起來,用水晶發卡別着,頭上沒有多少裝飾,很簡約。

但越是簡約,越顯得她整個人不一樣,頭髮盤上去,她修長的脖子露出來,完美的肩頸,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高貴優雅。

蘇小糖以自己做設計的眼光來看,喬絨絕對是全場最亮眼的存在。

她也能感覺到,周圍很多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喬絨身上。

哎呀,她家絨絨太漂亮了,還越來越好看,都可以出道進娛樂圈了。

喬絨自從穿書以後,就很少在公共場合出現了,畢竟,她社恐,這種場合能避免就避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