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 年 5 月 9 日

柳青臉色有些發白,抿著唇道,「這人是不聽話嗎?所以才會被主子如此折磨,我們之前可是給了暫時壓制毒藥的解藥,」

何爺搖搖頭,「不清楚,現在主子喝醉了,估計也睡著了,這人該如何處理?」

眾人都搖頭,他們只聽吩咐辦事,哪裡知道怎麼處理。

何爺道,「算了,就讓他睡在這裡吧,夜裡涼,我去給他拿床被子,你們其他人都回客棧吧,明日記得早些來幹活。」

何爺從後院他們居住的屋子裡拿了一床被子出來,給那人披上后,又發現他這麼窩著睡的也不舒服,於是對柳青道。

「我們把這兩張桌子合併起來,讓他躺下睡吧。」

柳青皺眉,「何爺,這人得罪了主子,我們沒必要管他吧?你剛才給了解藥,已經對他仁至義盡了,沒必要再這麼管他了吧?」

何爺推著一張桌子,抬頭看了柳青一眼,沉聲道。

「或許這個人會比我們有用呢,你呀,還是趁早結個善緣。」

柳青不明白,他腦子轉的有些慢,不過見何爺已經動手搬桌子,他也只好上前幫忙。

兩人把桌子合起來,然後去抬那個人,不過剛把他放到桌子上,那人緊閉的眼睛猛的睜開了。

柳青被嚇了一跳,快速後退,退了兩步后,懊惱道。

「我說,你醒來怎麼也不說一聲,這大晚上的很嚇人啊!」

因為剛才柳青的放手,他直接後仰著倒在了桌子上,腦袋磕的嘭的響了一聲,他盯著房梁看了一會兒,才緩緩扭頭看向柳青。

「我沒死?」

何爺站在桌邊,把被子給他蓋上,低聲道。

「你當然沒死了,我們這裡是醫館,雖然還沒開業,不過也快了。」

「醫館?」千尋喃喃了一句,眼睛猛的睜大,一下子坐了起來。

「我是來找蘇招娣的,那個惡毒的女人在哪兒?我跟她無冤無仇,她為什麼要害死我?」

柳青跟何爺對視了一眼,都對千尋投去了同情的目光,當然也有種感同身受的難過,因為之前他們也經歷過,不過,他們似乎沒有這個人凄慘。

「蘇招娣在哪兒?她讓我來這兒找她的,她人呢?讓她給我出來。」

何爺無奈的拍了拍千尋的肩膀,低聲道。

「我很同情你,但是現在你最好不要再叫了,若是把主子吵醒了,你估計還要有苦頭吃呢,」

柳青頗為贊同的點點頭,湊近千尋小聲道。

「我告訴你啊,我們主子別看是個小姑娘,但卻非常狠辣,你現在落入她手中了,那就要自覺點兒,千萬別去招惹她,她現在醉酒睡著了。你要是敢吵醒他,萬一再給你點兒毒藥,你說你怎麼辦?我跟你說,識趣點兒吧,別跟自己過不去。」

何爺跟柳青勸了半天,千尋不叫了,他開始坐在桌子上感嘆命運的不公,也氣自己在獄中怎麼就沒看出來這個蘇招娣簡直是一隻豺狼呢?虧他還覺得自己閱人無數,可是卻誤把豺狼當成了小白兔,現在可好,擺脫不了了。

雖然心裡憤恨,惱怒,又難過,可千尋慢慢還是睡著了,剛剛入冬,夜晚很冷,他把被子緊緊裹在身上,蜷縮在桌子上睡的很沉。

蘇招娣睡到半夜,忽然酒醒了,坐起來看了看天色,發現已經是後半夜了,知道自己現在不適合回瑤光村了,剛要回屋繼續睡,忽然聽到前堂好像有聲音,好像是一個人在嘀嘀咕咕的說話。

她皺了皺眉,迷糊的大腦清醒了幾分,回屋裡把自己的赤玄鞭拿了出來,提著就去了前堂。

四處都是漆黑一片,她尋著聲音就找了過去,隱約看到一個人躺在桌子上,見似乎沒危險,她放下了赤玄鞭,以為是何爺手下那些人,懶得回客棧了,就在桌子上睡了。

可是仔細一聽,她居然聽到了自己的名字,當即腳步一頓,捏緊赤玄鞭再次上前,靠近了,那人說的話便也終於聽清楚了。

「蘇招娣,你這個惡毒的醜八怪,你找死,我跟你無冤無仇,你為什麼非要整我呢?非要把我整死呢?我也沒偷到你的東西啊?你就不能放過我嗎?」

「蘇招娣,你不得好死,你怪不得那麼丑,肯定是壞事做太多了,這是報應,是上天的懲罰,你那麼丑,沒有男人會喜歡你,你不僅人丑,你心都黑透了,醜陋不堪……」

蘇招娣抱著雙臂好整以暇的聽著,她湊近了點兒,見他眼睛閉著,借著微弱的月光也能看清楚他的臉了,果然是千尋。

蘇招娣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,湊到他耳邊用一種很魅惑的聲音道。

「哎呀,原來你對我的怨念這麼深啊,睡覺想的都是我?」

千尋迷迷糊糊的還在念叨,蘇招娣冷笑了一聲,直起身子,一把把他身上的被子給扯走了,然後直接把被子丟到何爺跟柳青的屋裡,然後直接回自己屋裡睡覺了。

天空剛蒙蒙亮時,何爺就起來了,他開門出來,被冷風吹的微微哆嗦了一下,搓了搓手臂,抬頭看了看天,嘆氣。

「果然冬天了,這天兒是一天比一天冷了。」。 只是蘇葉並沒有想到,有的人與自己的緣分就是天註定的,緣分一來了簡直是讓你擋都擋不住的。

與小麗又東扯西扯的聊了一些其她東西,特別是這美容行業的,蘇葉了解到了這個店竟是鎮上最大的一個胭脂店,是從京城來的老闆開的分店。

想不到這在古代已經有了分店之說了,不過這也正好證明,這分店之路是可行的。

此時的店裏還是有一些人的,每個人都是相應的有一個服務員跟着,蘇葉逛了一會兒,就逛到了這個店裏的高檔區。

一到高檔區蘇葉眼神不由的一亮,心中感嘆,果真不愧是京城開的分店,不愧是高檔區,這個區域的胭脂水粉包裝都很獨特,每一個包裝上的LOGO都是很明顯的收工印刻。

而且特別是這價格,並不低啊,蘇葉甚至還看到了賣到一百多兩銀子一盒的粉,這簡直就是貴族奢侈品啊。

那小麗一看到蘇葉盯着這高檔櫃枱中的產品眼中散發着異光,這是與之前在看其他櫃枱的時候都不增有的。

小麗就知道這裏面定是有產品吸引了蘇葉。

而小麗猜得沒錯,這裏面的確有一款產品吸引了蘇葉,不過不是因為價格和那裏面的東西,而是那包裝。

因為她竟然在這古代看到了用玻璃採摘包裝的臉霜,在這古代她們都是稱之為面脂。

吸引蘇葉的正是那玻璃材質的瓶子,這瓶子讓她心中隱隱的有些激動,有種該不會是這是哪個『老鄉』發明的吧,可是想想又覺得不可能。

「客官可是看上了哪一款,讓我為你拿出來瞧瞧。」小麗還是一副官方式的柔和微笑問道。

「嗯,那一款你拿來給我看,在順帶給我介紹一下吧。」蘇葉指著那一款面脂說道。

小麗一看,蘇葉指著的竟是她們店裏最貴的一款臉脂,標價三百九九兩銀子,臉上還是有一瞬間的驚訝。

想不到這個客官一路看來都沒有看上的,這一看上的就是他們店裏最貴的這一款。

要知道這一款臉脂可是他們的鎮店的款式,因為是從東洋進口而來的,所以數量少,價格賣得也貴,有很多官家小姐都看上了這一款,卻因價格都望而止步。

小麗並不是覺得蘇葉買不起這一款面脂,而是覺得蘇葉的眼光,的確是毒辣,這看不上則已,一看上的的就是不平常的。

「好的,客觀你稍等。這一款是我們的鎮店商品,它是從東洋進口而來的,它…..」小麗用着一口官方的語氣,清楚流暢的給蘇葉介紹了這款面脂的來源與價格為何會這麼高。

蘇葉聽了之後知道這是從東洋進口而來的產品,心中不由的閃過一絲失望,她還以為是又遇到『老鄉』了呢,看來還是她想得太多。

不過知道這面脂是從東洋運輸過來了之後,對於這玻璃材質的包裝蘇葉就不覺得奇怪了。

這玻璃的包裝在這時代的國家,都是被稱之為琉璃,而琉璃在東洋國家,也就是現代的法國,英國,早就盛行了。

可是在這國家,卻是很稀缺的玩意,所以才會這麼一小瓶面脂給賣到了四百兩隻差一兩的價格了。。 第309章公司的慶功會

摘掉眼鏡,麻花藤揉了揉眼角,前前後後和聯絡遊戲公司爭鬥這麼多天他也累了,這次失敗或許不是件壞事,至少有了結果,他可以睡個好覺了。

「小王,咱們鵝廠佔盡天時地利,為什麼會在手遊方面敗給一個剛剛出現的小公司?」坐了一會兒,麻花藤突然出聲,他還是有些不甘心,更想不明白鵝廠敗在了哪裏。

秘書將手頭工作稍稍停了一下,回答道:「麻總,你錯了,真正佔盡天時地利的是聯絡遊戲公司,硬要說的話,咱們只是佔據了人和。」

「你這話說的挺有意思,怎麼說?」麻花藤突然來了興趣,問道。

「我身邊就有幾個玩遊戲的朋友,偶爾也聽他們抱怨過。有人說,市面上現有的遊戲在充值和服務方面要落後聯絡遊戲公司十年,我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這麼說,不過也多少知道,聯絡遊戲在手遊方面比我們準備的要早。」

「要早?」麻花藤對這個詞語稍稍揣摩了一下,他依稀記得剛見到李橋時,李橋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以現在的目光審視李橋之前做過的事,可以說李橋一開始就把精力放在了手機上,無論是聯絡賬號、二維碼技術、手機支付、稀奇古怪的小遊戲,細細想來,聯絡公司弄出的東西彷彿都是為了智能手機而生。

「這個李橋,難道真能未卜先知?」麻花藤有些疑惑了,不管怎麼說,聯絡遊戲公司在智能手機上市第一天就推出產品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

……

下午了,彩霞透過玻璃窗照進來,將桌面染成了彩色。

蘇溪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,開始整理文件,他看着今天畫出來的角色原稿,想着這些原稿即將出現在遊戲封面上,便從內心深處升起了自豪感。

領航工作室自從併入聯絡遊戲公司已經有一整年了,這一整年的變化是可以用肉眼看到的。

領航工作室從一個即將倒閉的工作室,成了一個知名工作室,工作室的人更成為了各大公司爭搶的人才。

想想當初連房租都付不起的日子,今天這一切簡直就像做夢一樣。

有人說過一句話,憨國人一生逃不過三件事,死亡、納稅和三興。

要說現在聯絡遊戲公司的地位,差不多就相當於三興之於憨國,一個使用智能手機的人,不經意間就可能接觸到聯絡遊戲公司的產品,可以說,使用智能手機的人,很少有能逃過聯絡遊戲公司的。

就在下班前一刻,她看見薛蘊突然從辦公室出來。

蘇溪有些詫異,雖說她是被李橋挖來的人,但她知道,在李橋基本不管事的今天,薛蘊才是聯絡遊戲公司名義上的領導。

只見薛蘊拍了拍手,等領航工作室的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他身上,便開始說話了。

「首先,感謝各位對聯絡遊戲公司的貢獻。

從聯絡遊戲公司成立到今天已經快一年了,我們從一個只有幾人的小遊戲公司發展到今天,在座各位功不可沒。

近期,智能手機產能提升,智能手機用戶也更多了,我們的營收也於近幾天翻了一倍,為了慶祝這個時刻,我決定本月每人保底獎金三千,有卓越貢獻的人獎金另算。

同時,今天晚上公司組織慶功宴,屆時本公司的實際掌控人李橋也會出席,請各位務必到場。」

看着薛蘊說完話離開,蘇溪稍微有些不滿,雖說發獎金慶祝是好事,但她還是更想早點回家泡個熱水澡。

「蘇溪,咱們快點回家收拾收拾,李橋也要來。」一位看起來傻乎乎的姑娘跑到蘇溪面前,興奮道。

「李橋要來和我們有什麼關係?」蘇溪還在不慌不忙的翻了一下資料和畫稿,淡淡打量了眼前的姑娘一眼。

這姑娘是她的合租室友,和她一起租住有一段時間了。

「當然有關係!」該姑娘鄭重點頭。

「李橋這麼年輕,這麼有錢,又這麼帥,難道你一點不仰慕他嗎?」姑娘盯着她看,彷彿不正常的那個人是她一樣。

「算是有點仰慕吧,不過他只是我們老闆,你一定要把這件事搞清楚。」蘇溪手上動作微微一滯,淡淡說道。

保存好文件,收拾好桌面,蘇溪回了出租房。

將滿身汗臭的衣衫脫掉,換上白色襯衫,她去了酒店赴約。

就像薛蘊所說,李橋今天也來了,作為聯絡遊戲公司唯一的老闆,李橋自然趁機做了一番演講。

蘇溪悄悄打量了李橋一番,確實如她的合租室友所說,李橋帥氣、多金、有才華,更難能可貴的是,李橋沒有老闆的架子,顯得很好相處。

蘇溪淺淺一笑,她想起了李橋第一次說服領航工作室時的樣子。

那時的李橋還略顯青澀,對工作室的一切都弄不明白。

她當時就在想,讓這樣的人帶領領航工作室真的合適嗎?可李橋向她證明了,領航工作室加入聯絡遊戲公司絕對是最正確的選擇。

杯盤狼藉,蘇溪喝的有點多,她有些興奮,領航工作室真的走向了前所未有的輝煌。

今天,身為建模師的安子真沒有喝酒,看着聯絡遊戲工作室五百多人一起在酒店吃飯的陣容,他身為榮耀工作室的一員,發自內心感到驕傲。

這一年來,聯絡遊戲公司所取得的成就是他親眼目睹的,換做任何一家公司,都不可能取得聯絡遊戲公司這樣的成就。

其中,安子真最佩服的人就是李橋了,李橋不僅僅是他們老闆,在他眼裏,更是一個天賦橫溢的遊戲人。

毫無疑問,王者榮耀的創意和英雄設計都離不開李橋,可以說,李橋僅憑一個人,就把王者榮耀最困難的工作都做好了。

而後,李橋更是設計出絕地求生這類市面上從沒出現過的遊戲,其想法之膽大、構思之精妙,都讓他這個連續工作多年的遊戲人感到汗顏。

現如今,他在工作之餘偶爾也會玩一把王者榮耀,王者榮耀儼然成了一款國民手游。。逃出生天後,白羽長長的出了口氣。那怪物見他居然逃了出來,立刻伸出十幾條舌頭朝他捲去。

白羽剛才不小心中了埋伏,所以才被它抓住。現在全神貫注應對,那怪物根本碰不到他的衣角。他本來速度就快,現在憋了一肚子火,一出手就使出了全力,而且全是陰招,直接對準了那人身樹頭怪物的眼睛。

那怪物揮動舌頭護住眼睛,白羽聲東擊西,瞄準那條纏住仙劍的舌頭一拳打過去。那舌頭吃不住痛,只好棄劍而逃。

白羽催動仙劍連連出……

《御鼎記》第二七一章荒山行(5) 抱歉!…

章節內容獲取超時……

章節內容獲取失敗……

→→→重新轉碼,刷新本頁←←←

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,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。

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,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!

神級兵王最新章節、神級兵王三藏大師、神級兵王全文閱讀、神級兵王txt下載、神級兵王免費閱讀、神級兵王三藏大師

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,他的作品包括:神級保安、漢逆之呂布新傳、神級兵王、武道醫婿、絕世戰兵、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、

。。 羅空和柳玉跟隨春梧來到了眾人集合的地方,卻發現有一大群人早已經等在了那裏。那奧古斯都竟也在其中。

真正引起羅空注意的,還是一個英俊的年輕人,他從那個年輕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來自於同齡人的壓迫力,羅空已經很久沒有過被同齡人壓迫的感覺了。

那人察覺到了羅空的目光,他沖羅空友善地笑了笑,說道:

「你很強。」。

羅空也報以微笑,說道:

厲墨司只感覺一陣陣頭疼,「當然有了,我說過,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答應你。」

蘇雪玲甜甜一笑,「我還沒有想好,等想好了,我告訴你。」

雲琉璃在旁邊站着,對於他們之間的話題根本插不上嘴,心裏面更加膈應了,不舒服極了。

蘇雪玲的速度很快,轉眼就將傷口包紮處理好了。

雲琉璃看着她的手法順序,全部都默默記在了心中,眼眸中劃過了一道暗色,說道:「時間不早了,孩子們都想你了,還在家裏面等著呢,快走吧。」

厲墨司也是有些想念那三個崽崽了,眉眼上的冷意都跟着褪去許多。

「好,我們現在就回家。」

蘇雪玲的眼中暗了下,心裏面雖然有些不舒服,但也沒有表現的太明顯,以退為進,說道:「那你們快回去吧,我就去酒店了。」

厲墨司看着她的背影,想到了在S國多虧了她照顧,要不然現在也不會完好無損的回來,看了旁邊的助理一眼,吩咐說道:「林刻,你派幾個人去保護她。」

林刻立馬答應了下來,「好的厲總!」

「……」

離開了公司后,兩個人就上了車,回去的路上一路空氣都是沉默著的。

厲墨司察覺到了她情緒不對勁,忍不住皺緊了眉頭,在旁邊詢問道:「琉璃,你怎麼了,身體不舒服嗎?」

雲琉璃的臉色一沉,「我沒事。」

厲墨司明顯感覺到她是生氣了,可是卻一臉懵逼的,搞不懂自己究竟是哪裏得罪了她。

他伸手想要觸碰,卻被雲琉璃給躲開了。

厲墨司一頭霧水,「琉璃,好端端的,你怎麼生氣了?」

他還好意思問自己怎麼了,雲琉璃也真的是簡直有些無語了,難道他的心裏面就不清楚嗎?

雲琉璃抿了下唇,猶豫了幾秒鐘,轉眸朝着他的方向看了過去,面孔上佈滿了嚴肅,認真問道:「你和蘇雪玲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!」

此話一出,厲墨司楞了一下,隨及立馬就反應明白了過來是怎麼一回事,眸間都跟着亮了下,勾起了薄唇,一把將她攬入了懷中,笑着問道:「你吃醋了?」

雲琉璃被戳穿了心事,臉上都跟着感覺燒燒的,但不過隨即鼓足了勇氣,氣呼呼的說道:「是啊,我是你老婆,你帶着一個陌生女人回來,你說我吃不吃醋!」

厲墨司看着她這副傲嬌的小模樣,簡直是疼到了心裏面的去,唇角的笑容也是變得更加濃郁,俯身在她的耳畔,壓低了聲音,緩緩說道:「我的心裏面從來就只有你一個人的。」

雲琉璃怔楞了下,心裏面感覺甜甜的。

「是我的錯,沒說清楚讓我們家的琉璃吃醋了,」厲墨司抱着她,極其的有耐心,解釋說道:「當時飛機遭遇事故,即將快要爆炸,沒了辦法,我們只能選擇跳傘,可是那天的天氣不太好,遭遇了強烈氣流,我昏迷降落在了S國,正好被路過的蘇雪玲給救助了,這些日子,我都是一直在她家的……」

他的語氣極其的平靜,就好像是在講別人的事情一般,但是傳到了雲琉璃的耳中卻不是滋味,心都不禁跟着半懸了起來,沒想到他一個人在外面經歷了那麼多。

厲墨司說道:「蘇雪玲和她父親對我照顧有加,而這一次回國高價回收了所有的股份,也是她父親出資的,算起來,他們全家都是對我有恩的。」

雲琉璃沒想到蘇雪玲在背後幫了這麼多,心裏面的那點兒吃醋陰霾也隨之消失不見。

厲墨司湊近了她的眼睛,面孔上佈滿了認真,說道:「琉璃,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關係,除此之外是根本沒有別的感情的,我是一個有家的男人,心裏面只有你和孩子,要是出軌的話,我不得好死。」

可能是因為厲墨司剛剛經歷了這一場意外,所以雲琉璃現在對死這個字眼是非常的敏感的,眼眸中狠得一顫,立馬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。

「別瞎說!」

厲墨司知道她這是關心自己,眼中滿是笑容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。

「這些日子,你有想我嗎?」

雲琉璃楞了一下,臉上都感覺燒燒的,渾身都變得不自在極了,小聲說道:「……嗯,稍微有那麼一點吧。」

「只是一點?」他微挑了下眉頭,「琉璃,你不誠實。。」

雲琉璃被他逼得沒有辦法,臉上浮現起了一抹惱意,只好說道:「就是偶爾做夢會夢到,吃飯的時候會想到……」

厲墨司喜不自勝,這還差不多,抱着她就親在了唇上。

雲琉璃的眼中一顫,嬌嗔道:「司機還在呢。」

厲墨司的心情很好,笑着在她耳畔說道:「好,我家琉璃害羞,等到晚上再疼你。」

雲琉璃聞言,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,臉色瞬時在一瞬間漲紅,和蘋果一樣,粉紅一直蔓延到了耳根,腦海中只想到了兩個字,那就是流氓!

……

……

車輛繼續快速前進,轉眼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,停留在了一棟別墅的面前。

他們從車上走了下來,朝着裏面方向走進客廳,就看到了三個小傢伙。

。。 「我只是一個導火索。他們的事紙包不住火,顧玖終是會知道真相的。」

祝游笑道:「是啊!所以那個刺蝟就出走了。他不想面對,你這個多事的師傅就得來收拾這個爛攤子了。」

顧西樓一巴掌朝祝游呼過去。「你竟然還笑。你跟我一起出來到底是幫我的還是嘲笑我的?」

祝遊戲謔道:「我是來保護你的!」

顧西樓道:「保護個鬼,你把我當女孩子哄嗎?鬼才信你!」

顧西樓再不理祝游,直往前走的。

祝游趕緊追了過去「跟你鬧著玩呢,怎麼突然就不理我了。」

顧西樓不說話。

「我錯了,我不笑你了。」

顧西樓這才停下腳步,指著祝游正色道:「我這次下山是很嚴肅的,不是來玩的,你別耽誤我思考正事。還有……不許拿對女孩子對我,不準說剛才那樣的話挑逗我。」

「為什麼?活躍下氣氛都不行嗎?你怎麼突然就禁不起逗了。」

顧西樓想到顧玖他們的事,現在他身邊已經有了男子喜歡男子的事,他可不能讓祝游也變成這樣。

「男男授受不親,你注意下。」

祝游嗤笑,「你不會是因為你徒弟的事變得草木皆兵了吧。這麼小個腦袋想那麼多。」

「反正你以後不準再這樣。不然的話我就告訴我妹妹,讓她再也不要回來,你也再也別想見到她了。」

祝游從前知道顧西樓是女子時原本是想陪她演演戲逗逗她,他那個時候沒有拆穿顧西樓的身份。後來他知道了顧西樓的過去,知道她從前有過那樣在乎的兩個人,他便再也不敢點破顧西樓的身份了。

他害怕如果那樣,顧西樓連現在這樣讓他陪在身邊都不願意了。起碼現在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在等著她捏造的妹妹,會一直願意讓他留在身邊。

所以顧西樓提到她的假妹妹,祝游還是得裝一裝的。

「別別,我注意就是了。小白你可高抬貴手,千萬不要啊。」

顧西樓冷哼。

祝游接著道:「我幫你想接下來該怎麼辦。」

「要找那個刺蝟,首先得想要怎麼找他,還得知道在哪裡找他。這個尋找的範圍得縮一縮,不然你的徒弟等你找到刺蝟等到鬍子都花白了。」

顧西樓道:「這些要你說。唉你說幫我就不能說一點有用的東西嗎?」

「當然可以,小白!我呢建議你先從那刺蝟和你徒弟平時經常出診的地方查起。那些都是他們經常在一起的地方,肯定有著很多他們之間美好的回憶。在那裡找的話,找到的可能性較大。」

有道理!顧西樓心道「當然了,我也是這麼想的。那我們趕緊去吧。」

顧西樓轉身繼續往前走時,祝游在後面滿眼寵溺的看了看她的背影,有些無奈的搖搖頭。

顧玖常年出診的地方就在仙樂山周圍的一帶,只有偶爾才會走得遠些。所以顧西樓他們主要找的地方就是仙樂山的周圍。

「先找個歇腳的地方吧。」祝游道。

在凡人堆里找人,還是更貼近他們的生活比較好,這樣也方便親近他們好打探消息。

顧西樓和祝游找了許久才終於找到了一家小客棧。這裡畢竟不是多麼繁榮的地方,大的客棧還是不怎麼常見的。

看到客棧時,顧西樓對祝游道:「就那裡吧,我們去問問店家那還有沒有房間。」

「好,聽你的。」祝游道。

言畢,顧西樓積極的跑進了店裡向店家詢問了房間的情況。好在房間還有三間。

顧西樓抬手就要了兩間,祝游立馬搶身過去,扳下了顧西樓的手。

「不,要一間。」

祝游這麼一個錢多的人竟然以浪費錢為由,強迫顧西樓將兩間房變成了一間。這客棧本來就小,他們兩個人擠一間房子那該多擠。

房間小,顧西樓他們要吃飯也只能在客棧底樓的木桌上。

顧西樓他們點了菜,乘菜還沒上來的時候打算叫住店小二打聽一下關於刺蝟的事。只是他們他們還沒來得及問就看到了門口來的熟人。

那莫塵竟然還留在這仙樂山附近沒走。

看到來人顧西樓的怒氣一下又上來了,那種恨不得一刀劈死他的衝動不斷在心裡叫囂。

只是她現在身邊還跟著祝游,憑她現在的力量要是和莫塵對上了,她根本保護不住祝游。

為了不繼續刺激自己,挑戰自己的忍受力,顧西樓只得決定還是先避開他們,眼不見為凈。

顧西樓看向被叫過來的店小二,原本打算問他的問題一下子打了個轉,準備讓他把他們的飯菜撤掉,他們暫時先不吃了。

顧西樓做這個決定不過是一會的功夫,她還沒來得及跟店小二開口就感覺到了身旁一股強烈的殺氣。

凡人堆里,一向不顯山不露水的祝游此時竟直接從納戒里取出了自己的劍,一劍劈向了門口處的莫塵。

要是敢傷莫塵,莫塵一劍就能削了祝游。

為了祝游的安全,顧西樓只得用千機傘一下子閃到了莫塵面前接住了祝游的劍。

看到被劈的人一下子換成了顧西樓,祝游嚇得一把甩開了手中的劍。

他激動的拉過顧西樓,檢查起顧西樓身上被自己劈出的傷。

他剛剛看到莫塵時,那濃濃的恨意使得他直接就用了最強的力量。顧西樓過去根本擋不住他的劍,只能用身體硬受。

「你這是做什麼?你瘋了嗎?」祝游覺得自己都快瘋了,他剛才竟然親手傷了顧西樓。

顧西樓步子有些踉蹌,眼睛上的繃帶也跟著掉落了下來。祝游這一劍還挺狠。

顧西樓順著祝游接他的懷抱,順勢在他耳邊輕聲道:「你打不過他,快跑!」

莫塵有些心有餘悸的握了握自己的劍,還好他剛才沒有出劍去擋,不然現在剛剛幫她擋劍的人就得同時受兩道劍了。

看著顧西樓的眼睛,莫塵有些不確定的道:「顧……」

顧西樓趕緊打斷「顧你大爺!」

她撐住祝游的手。「他可沒傷到你,你要是敢動他,我跟你沒完!」

莫塵心緒雜陳,「你的傷。」

「呵」顧西樓強笑道「別說這點傷了,你要是敢動他,老子就是死了也要爬回來找你。」

「你不會死的!」祝游急道。

顧西樓有些無奈的在內心翻了個白眼白眼「我當然不會死,可要是你再不幫我療傷,我就真的要死了!」

。 一百九十三、抓捕行動

吳江龍在在街上轉了兩圈之後,忽然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。這麼多人在一起,難保特工看見后不躲藏起來。但是,他又有一個顧慮,越軍至少在五個人之上,如果再多一些的話,自己一方人少了就別想抓住他們。不但抓不住,很可能會受到大的損失。

「怎麼辦?」吳江龍想了想,還是通過地方民兵,搞一個聯合大搜查。不過,這個搜查也不能做的大明大擺,要暗中進行。

很快,經過師機關批准的一份協調文件送到縣聯防大隊手裡。聯防大隊都是由基幹民兵組織,雖然不能像解放軍戰士那樣精通軍事技術,但起碼的軍事技能還是有的,並且他們都是本地人,對縣城街道,人員居住情況門清,這樣找起人來,要比吳江龍他們瞎蒙瞎撞強的多。至此,一項重點搜查區域,重點防控人員的搜捕計劃出台了。

鑒於參與人員多,範圍大這一特點,吳江龍把他這三十人的隊伍也分成了五個小組,每組六個人,再配上當地民兵的一些人,每個搜查小組也在十人左右。

一時間,縣城的四條路口都被控制起來。

吳江龍的目的是,如果敵人在城外,那就不讓他進來,如果是在城內,讓他們也無法行動。他相信,在眾多的,有了警惕性的市民協助下,敵特工隱藏的再隱蔽,他們也躲不過一兩天。一旦被發現,必然有市民來報警。

天空上傳來兩聲震雷之後,眼見得一大塊雲彩從山裡飄了過來。濃濃的雲彩,極像雪地里的雪球,一邊前行,一邊吸吮著零散開的雲朵來壯大自己的身體。沒過多久,雪球鋪展開,漸漸變成了一塊面積極大的灰白色炕氈,瞬時間便把天空遮蔽起來,太陽被驅趕到了世界的外面。

緊接著,雲層里響起了猛烈撞擊聲,像是水庫的底層被什麼東西砸漏后,有水向外滲出。隨著水流不斷下泄,嘩的一聲,通體都出現了篩子眼.滿天中下起了瓢潑大雨。

滿街上的人開始亂了起來,四處尋找躲雨的地方。

兩個戴著紅袖標的男人各提著的一支半自動步槍,衝出雨霧,直朝這所破閣樓跑過來。

守在門口的一名特工看見后,示意屋裡的其他特工,告訴他們,有人向這裡跑過來了。

樓上的三個特工包括武良夫在內,三個人頓時安靜下來。

這時,守在樓下的這兩個特工看到屋內空空如野,此時再想上樓躲避已經來不及了。兩人只好把槍隱藏好,裝做老實巴交的樣子,蹲到牆角處,守著自己的籮筐。

從外邊跑來的是兩個基幹民兵。

這兩個民兵雖然進了閣樓,但渾身上下已被雨水淋透。一進屋,把槍立在牆角,什麼都不顧了,忙著脫掉上衣擰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