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類

厲墨司只感覺一陣陣頭疼,「當然有了,我說過,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答應你。」

蘇雪玲甜甜一笑,「我還沒有想好,等想好了,我告訴你。」

雲琉璃在旁邊站着,對於他們之間的話題根本插不上嘴,心裏面更加膈應了,不舒服極了。

蘇雪玲的速度很快,轉眼就將傷口包紮處理好了。

雲琉璃看着她的手法順序,全部都默默記在了心中,眼眸中劃過了一道暗色,說道:「時間不早了,孩子們都想你了,還在家裏面等著呢,快走吧。」

厲墨司也是有些想念那三個崽崽了,眉眼上的冷意都跟着褪去許多。

「好,我們現在就回家。」

蘇雪玲的眼中暗了下,心裏面雖然有些不舒服,但也沒有表現的太明顯,以退為進,說道:「那你們快回去吧,我就去酒店了。」

厲墨司看着她的背影,想到了在S國多虧了她照顧,要不然現在也不會完好無損的回來,看了旁邊的助理一眼,吩咐說道:「林刻,你派幾個人去保護她。」

林刻立馬答應了下來,「好的厲總!」

「……」

離開了公司后,兩個人就上了車,回去的路上一路空氣都是沉默著的。

厲墨司察覺到了她情緒不對勁,忍不住皺緊了眉頭,在旁邊詢問道:「琉璃,你怎麼了,身體不舒服嗎?」

雲琉璃的臉色一沉,「我沒事。」

厲墨司明顯感覺到她是生氣了,可是卻一臉懵逼的,搞不懂自己究竟是哪裏得罪了她。

他伸手想要觸碰,卻被雲琉璃給躲開了。

厲墨司一頭霧水,「琉璃,好端端的,你怎麼生氣了?」

他還好意思問自己怎麼了,雲琉璃也真的是簡直有些無語了,難道他的心裏面就不清楚嗎?

雲琉璃抿了下唇,猶豫了幾秒鐘,轉眸朝着他的方向看了過去,面孔上佈滿了嚴肅,認真問道:「你和蘇雪玲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!」

此話一出,厲墨司楞了一下,隨及立馬就反應明白了過來是怎麼一回事,眸間都跟着亮了下,勾起了薄唇,一把將她攬入了懷中,笑着問道:「你吃醋了?」

雲琉璃被戳穿了心事,臉上都跟着感覺燒燒的,但不過隨即鼓足了勇氣,氣呼呼的說道:「是啊,我是你老婆,你帶着一個陌生女人回來,你說我吃不吃醋!」

厲墨司看着她這副傲嬌的小模樣,簡直是疼到了心裏面的去,唇角的笑容也是變得更加濃郁,俯身在她的耳畔,壓低了聲音,緩緩說道:「我的心裏面從來就只有你一個人的。」

雲琉璃怔楞了下,心裏面感覺甜甜的。

「是我的錯,沒說清楚讓我們家的琉璃吃醋了,」厲墨司抱着她,極其的有耐心,解釋說道:「當時飛機遭遇事故,即將快要爆炸,沒了辦法,我們只能選擇跳傘,可是那天的天氣不太好,遭遇了強烈氣流,我昏迷降落在了S國,正好被路過的蘇雪玲給救助了,這些日子,我都是一直在她家的……」

他的語氣極其的平靜,就好像是在講別人的事情一般,但是傳到了雲琉璃的耳中卻不是滋味,心都不禁跟着半懸了起來,沒想到他一個人在外面經歷了那麼多。

厲墨司說道:「蘇雪玲和她父親對我照顧有加,而這一次回國高價回收了所有的股份,也是她父親出資的,算起來,他們全家都是對我有恩的。」

雲琉璃沒想到蘇雪玲在背後幫了這麼多,心裏面的那點兒吃醋陰霾也隨之消失不見。

厲墨司湊近了她的眼睛,面孔上佈滿了認真,說道:「琉璃,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關係,除此之外是根本沒有別的感情的,我是一個有家的男人,心裏面只有你和孩子,要是出軌的話,我不得好死。」

可能是因為厲墨司剛剛經歷了這一場意外,所以雲琉璃現在對死這個字眼是非常的敏感的,眼眸中狠得一顫,立馬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。

「別瞎說!」

厲墨司知道她這是關心自己,眼中滿是笑容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。

「這些日子,你有想我嗎?」

雲琉璃楞了一下,臉上都感覺燒燒的,渾身都變得不自在極了,小聲說道:「……嗯,稍微有那麼一點吧。」

「只是一點?」他微挑了下眉頭,「琉璃,你不誠實。。」

雲琉璃被他逼得沒有辦法,臉上浮現起了一抹惱意,只好說道:「就是偶爾做夢會夢到,吃飯的時候會想到……」

厲墨司喜不自勝,這還差不多,抱着她就親在了唇上。

雲琉璃的眼中一顫,嬌嗔道:「司機還在呢。」

厲墨司的心情很好,笑着在她耳畔說道:「好,我家琉璃害羞,等到晚上再疼你。」

雲琉璃聞言,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,臉色瞬時在一瞬間漲紅,和蘋果一樣,粉紅一直蔓延到了耳根,腦海中只想到了兩個字,那就是流氓!

……

……

車輛繼續快速前進,轉眼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,停留在了一棟別墅的面前。

他們從車上走了下來,朝着裏面方向走進客廳,就看到了三個小傢伙。

。。 「我只是一個導火索。他們的事紙包不住火,顧玖終是會知道真相的。」

祝游笑道:「是啊!所以那個刺蝟就出走了。他不想面對,你這個多事的師傅就得來收拾這個爛攤子了。」

顧西樓一巴掌朝祝游呼過去。「你竟然還笑。你跟我一起出來到底是幫我的還是嘲笑我的?」

祝遊戲謔道:「我是來保護你的!」

顧西樓道:「保護個鬼,你把我當女孩子哄嗎?鬼才信你!」

顧西樓再不理祝游,直往前走的。

祝游趕緊追了過去「跟你鬧著玩呢,怎麼突然就不理我了。」

顧西樓不說話。

「我錯了,我不笑你了。」

顧西樓這才停下腳步,指著祝游正色道:「我這次下山是很嚴肅的,不是來玩的,你別耽誤我思考正事。還有……不許拿對女孩子對我,不準說剛才那樣的話挑逗我。」

「為什麼?活躍下氣氛都不行嗎?你怎麼突然就禁不起逗了。」

顧西樓想到顧玖他們的事,現在他身邊已經有了男子喜歡男子的事,他可不能讓祝游也變成這樣。

「男男授受不親,你注意下。」

祝游嗤笑,「你不會是因為你徒弟的事變得草木皆兵了吧。這麼小個腦袋想那麼多。」

「反正你以後不準再這樣。不然的話我就告訴我妹妹,讓她再也不要回來,你也再也別想見到她了。」

祝游從前知道顧西樓是女子時原本是想陪她演演戲逗逗她,他那個時候沒有拆穿顧西樓的身份。後來他知道了顧西樓的過去,知道她從前有過那樣在乎的兩個人,他便再也不敢點破顧西樓的身份了。

他害怕如果那樣,顧西樓連現在這樣讓他陪在身邊都不願意了。起碼現在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在等著她捏造的妹妹,會一直願意讓他留在身邊。

所以顧西樓提到她的假妹妹,祝游還是得裝一裝的。

「別別,我注意就是了。小白你可高抬貴手,千萬不要啊。」

顧西樓冷哼。

祝游接著道:「我幫你想接下來該怎麼辦。」

「要找那個刺蝟,首先得想要怎麼找他,還得知道在哪裡找他。這個尋找的範圍得縮一縮,不然你的徒弟等你找到刺蝟等到鬍子都花白了。」

顧西樓道:「這些要你說。唉你說幫我就不能說一點有用的東西嗎?」

「當然可以,小白!我呢建議你先從那刺蝟和你徒弟平時經常出診的地方查起。那些都是他們經常在一起的地方,肯定有著很多他們之間美好的回憶。在那裡找的話,找到的可能性較大。」

有道理!顧西樓心道「當然了,我也是這麼想的。那我們趕緊去吧。」

顧西樓轉身繼續往前走時,祝游在後面滿眼寵溺的看了看她的背影,有些無奈的搖搖頭。

顧玖常年出診的地方就在仙樂山周圍的一帶,只有偶爾才會走得遠些。所以顧西樓他們主要找的地方就是仙樂山的周圍。

「先找個歇腳的地方吧。」祝游道。

在凡人堆里找人,還是更貼近他們的生活比較好,這樣也方便親近他們好打探消息。

顧西樓和祝游找了許久才終於找到了一家小客棧。這裡畢竟不是多麼繁榮的地方,大的客棧還是不怎麼常見的。

看到客棧時,顧西樓對祝游道:「就那裡吧,我們去問問店家那還有沒有房間。」

「好,聽你的。」祝游道。

言畢,顧西樓積極的跑進了店裡向店家詢問了房間的情況。好在房間還有三間。

顧西樓抬手就要了兩間,祝游立馬搶身過去,扳下了顧西樓的手。

「不,要一間。」

祝游這麼一個錢多的人竟然以浪費錢為由,強迫顧西樓將兩間房變成了一間。這客棧本來就小,他們兩個人擠一間房子那該多擠。

房間小,顧西樓他們要吃飯也只能在客棧底樓的木桌上。

顧西樓他們點了菜,乘菜還沒上來的時候打算叫住店小二打聽一下關於刺蝟的事。只是他們他們還沒來得及問就看到了門口來的熟人。

那莫塵竟然還留在這仙樂山附近沒走。

看到來人顧西樓的怒氣一下又上來了,那種恨不得一刀劈死他的衝動不斷在心裡叫囂。

只是她現在身邊還跟著祝游,憑她現在的力量要是和莫塵對上了,她根本保護不住祝游。

為了不繼續刺激自己,挑戰自己的忍受力,顧西樓只得決定還是先避開他們,眼不見為凈。

顧西樓看向被叫過來的店小二,原本打算問他的問題一下子打了個轉,準備讓他把他們的飯菜撤掉,他們暫時先不吃了。

顧西樓做這個決定不過是一會的功夫,她還沒來得及跟店小二開口就感覺到了身旁一股強烈的殺氣。

凡人堆里,一向不顯山不露水的祝游此時竟直接從納戒里取出了自己的劍,一劍劈向了門口處的莫塵。

要是敢傷莫塵,莫塵一劍就能削了祝游。

為了祝游的安全,顧西樓只得用千機傘一下子閃到了莫塵面前接住了祝游的劍。

看到被劈的人一下子換成了顧西樓,祝游嚇得一把甩開了手中的劍。

他激動的拉過顧西樓,檢查起顧西樓身上被自己劈出的傷。

他剛剛看到莫塵時,那濃濃的恨意使得他直接就用了最強的力量。顧西樓過去根本擋不住他的劍,只能用身體硬受。

「你這是做什麼?你瘋了嗎?」祝游覺得自己都快瘋了,他剛才竟然親手傷了顧西樓。

顧西樓步子有些踉蹌,眼睛上的繃帶也跟著掉落了下來。祝游這一劍還挺狠。

顧西樓順著祝游接他的懷抱,順勢在他耳邊輕聲道:「你打不過他,快跑!」

莫塵有些心有餘悸的握了握自己的劍,還好他剛才沒有出劍去擋,不然現在剛剛幫她擋劍的人就得同時受兩道劍了。

看著顧西樓的眼睛,莫塵有些不確定的道:「顧……」

顧西樓趕緊打斷「顧你大爺!」

她撐住祝游的手。「他可沒傷到你,你要是敢動他,我跟你沒完!」

莫塵心緒雜陳,「你的傷。」

「呵」顧西樓強笑道「別說這點傷了,你要是敢動他,老子就是死了也要爬回來找你。」

「你不會死的!」祝游急道。

顧西樓有些無奈的在內心翻了個白眼白眼「我當然不會死,可要是你再不幫我療傷,我就真的要死了!」

。 一百九十三、抓捕行動

吳江龍在在街上轉了兩圈之後,忽然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。這麼多人在一起,難保特工看見后不躲藏起來。但是,他又有一個顧慮,越軍至少在五個人之上,如果再多一些的話,自己一方人少了就別想抓住他們。不但抓不住,很可能會受到大的損失。

「怎麼辦?」吳江龍想了想,還是通過地方民兵,搞一個聯合大搜查。不過,這個搜查也不能做的大明大擺,要暗中進行。

很快,經過師機關批准的一份協調文件送到縣聯防大隊手裡。聯防大隊都是由基幹民兵組織,雖然不能像解放軍戰士那樣精通軍事技術,但起碼的軍事技能還是有的,並且他們都是本地人,對縣城街道,人員居住情況門清,這樣找起人來,要比吳江龍他們瞎蒙瞎撞強的多。至此,一項重點搜查區域,重點防控人員的搜捕計劃出台了。

鑒於參與人員多,範圍大這一特點,吳江龍把他這三十人的隊伍也分成了五個小組,每組六個人,再配上當地民兵的一些人,每個搜查小組也在十人左右。

一時間,縣城的四條路口都被控制起來。

吳江龍的目的是,如果敵人在城外,那就不讓他進來,如果是在城內,讓他們也無法行動。他相信,在眾多的,有了警惕性的市民協助下,敵特工隱藏的再隱蔽,他們也躲不過一兩天。一旦被發現,必然有市民來報警。

天空上傳來兩聲震雷之後,眼見得一大塊雲彩從山裡飄了過來。濃濃的雲彩,極像雪地里的雪球,一邊前行,一邊吸吮著零散開的雲朵來壯大自己的身體。沒過多久,雪球鋪展開,漸漸變成了一塊面積極大的灰白色炕氈,瞬時間便把天空遮蔽起來,太陽被驅趕到了世界的外面。

緊接著,雲層里響起了猛烈撞擊聲,像是水庫的底層被什麼東西砸漏后,有水向外滲出。隨著水流不斷下泄,嘩的一聲,通體都出現了篩子眼.滿天中下起了瓢潑大雨。

滿街上的人開始亂了起來,四處尋找躲雨的地方。

兩個戴著紅袖標的男人各提著的一支半自動步槍,衝出雨霧,直朝這所破閣樓跑過來。

守在門口的一名特工看見后,示意屋裡的其他特工,告訴他們,有人向這裡跑過來了。

樓上的三個特工包括武良夫在內,三個人頓時安靜下來。

這時,守在樓下的這兩個特工看到屋內空空如野,此時再想上樓躲避已經來不及了。兩人只好把槍隱藏好,裝做老實巴交的樣子,蹲到牆角處,守著自己的籮筐。

從外邊跑來的是兩個基幹民兵。

這兩個民兵雖然進了閣樓,但渾身上下已被雨水淋透。一進屋,把槍立在牆角,什麼都不顧了,忙著脫掉上衣擰水。

Write A Comment